导航banner

关于我们

/ ABOUT US

联系我们
  • · 南京区域:13913852014
  • · 其他区域:15952092014
  • · 句容镇江:18505252014
  • · 地址:常州新北区太湖中路23号502室
当前位置>电梯公司>电梯新闻>迅达电梯如何在中国破茧成蝶

迅达电梯如何在中国破茧成蝶

日期:2019-1-10 11:22:12 标签:迅达电梯
导读:1979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颁布了《中外合资经营法》,中国拉开了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序幕。中国迎来了包括北京航空食品有限公司、新疆天山毛纺织品有限公司、北京

1979年十一届三中全会后,颁布了《中外合资经营法》,中国拉开了经济建设和改革开放的序幕。中国迎来了包括北京航空食品有限公司、新疆天山毛纺织品有限公司、北京建国饭店、北京长城饭店等在内的首批中外合资企业,以家族姓氏Schindler命名的迅达公司就是其中之一。迅达公司从风景秀丽的瑞士卢塞恩来到中国,成立了中国第一家工业性合资企业,同时也是上海第一家合资企业——中国迅达电梯有限公司(简称中迅公司)。

历史故事

计划经济时代中国有八家被建设部确定为定点生产电梯的厂家,包括上海电梯厂、北京电梯厂等。上海电梯厂位于原闸北区彭浦工业园区,70年代即能生产自动电梯、自动扶梯和自动人行道三大系列60多品种的产品,拥有雄厚的技术基础和生产潜力,在全国同行业属领先地位,然而依旧远低于国际先进水平。

当时的瑞士迅达公司已经是世界上第二大电梯公司,三十出头的乌力·希克(Uli Sigg)是这家公司的驻华代表,他促成了迅达电梯公司与中国组建合资企业。

中迅公司

1980年,在北京成立中国第一家工业性合资企业中国迅达电梯有限公司。右起第三人为乌力·希克,中国当代艺术最大的收藏家、瑞士前驻华大使。乌力·希克1977年加入迅达并促成了此次合资,他也是2010年上海世博会瑞士馆总代表。

然而,很多人都觉得希克要到中国做中外合资项目简直是疯了,因为要让外国人介入中国的改革开放,这在当时是非常新奇的想法。希克以冒险家的精神说服了中国政府——市场经济有它的好处。

希克亲自负责与中方谈判,谈判在北京进行。在推进合资项目期间,希克每次要乘坐18个小时的飞机才能到北京,一次要在中国待两三个礼拜。每次谈判中方都有25人以上的代表团,一边抽烟,一边互相讨论寻求共识。每次离开时他一直要等到机门关闭后才会大松一口气,因为登机前随时都有可能被招回继续谈判那些没达成一致的问题。

1980年3月19日,中国建筑机械总公司、瑞士迅达和香港怡和迅达三方在北京签署了合资企业协议

就这样,经过双方半年多的磨合,1980年3月19日,中国机械行业第一家中外合资企业协议在北京签署。1980年7月4日,中国迅达电梯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中方占75%股份(以上海电梯厂和北京电梯厂的厂房、设备、库存折价投入),外方占25%(瑞士15%,香港迅达占10%),以现金入股。

中国电梯行业从此也掀起了引进外资的热潮。更难能可贵的是中迅公司上海电梯厂在合资经营道路上所进行的有益而富有成效的探索,为以后众多的中外合资企业提供了令人信服的借鉴。

三十余年深耕中国

谈论起这段历史,迅达(中国)现任首席执行官施达毓(Daryoush Ziai)满是感慨。“当时创始人Schindler先生就有这样的眼光,他的企业家精神让他意识到中国有一天将成为非常重要的市场,所以从很早开始迅达就在中国投资,看好这一重要市场的未来增长"。


迅达CEO施达毓

在施达毓看来,中国改革开放尤其是城镇化、房地产的发展给迅达带来了极大的机遇。到本世纪初,中国不仅发展成为全球最大的电梯市场,而且形成了全球最强的电梯生产能力,名副其实地成为电梯领域的世界工厂和制造中心。

“今天中国占据了全球新电梯和自动扶梯60%的消费市场。我们现在开始见到中国出现一股更新换代的潮流,很多建筑都在更新15到20年前安装的设备。另外,设备的维保、安全、品质如今变得越来越重要,由此也成就了迅达强劲的服务业业务。”施达毓补充说。

他介绍说迅达公司1980年决定将中国作为公司商业中心之一后,中国成为了迅达的“第二星球”。在中国的基础设施项目,如机场、地铁线上迅达很活跃。很多的迅达客户都将业务拓展到了东南亚、非洲等其他地方,参与“一带一路”建设。

中国迅达电梯有限公司自动扶梯组装线

回首过去近40年,正是得益于中国改革开放带来的思想解放,合资企业双方在相互磨合中摸索前进,不断调整经营决策,在中国开创了一项项令人瞩目的成就。

在2006年完成独资化后,2011年迅达选择在中国投资建设上海嘉定园区,成为迅达中国总部加工厂,也是迅达中国在全球最大的生产基地及园区,原中迅公司上海电梯厂部分拆除,成为迅达上海分公司。

无论是最初的中外合资企业还是如今的外商独资企业,迅达对于上海的城市建设都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1985年,中迅公司生产了中国第一台微机控制的交流调速电梯,供上海延安饭店等单位使用;

1988年,中迅公司设计出中国第一台电脑控制直流高速电梯,安装在上海联合大厦等单位;

1992年,中迅上海厂研制出国内首台菱形观光电梯,安装在上海电子大厦;

1998年,迅达亚太地区培训中心在上海成立;上海世博会场馆、上海北外滩白玉兰广场、外滩金融中心、上海船厂、上海地铁等,迅达的“身影”无处不在。

中迅公司上海电梯厂的主机铭牌

作为瑞士企业在华投资的先行者,迅达电梯还在中瑞两国关系和经济合作中扮演着重要角色。早在1986年11月,瑞士联邦委员会副主席兼外长皮埃尔·奥贝尔访华就专程参观“中迅”公司所属的上海电梯厂,高度评价这家企业是中瑞两国“合作成功的范例”。

难解的中国缘分

作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施达毓本人也跟中国有着不解之缘。他介绍说,虽然自己2006年第一次来到中国,但1971年的时候自己的父亲就来过这里,当时他还是个小男孩。

“我在伊朗出生,当时伊朗还是巴列维王国,1971年伊朗王国与中国重新建交,我父亲带着一个代表团来到中国,会见了一些官员。他在中国待了十天,回去后跟我说了很多关于中国的事,还拍了一些照片。从此我对中国产生了极大的兴趣。”施达毓饶有兴致地讲述着他和中国的故事。

“这么多年之后我才来到中国。我真希望那个时候我就来过,我记得我父亲当时拍的一张照片,向长安街一眼望去,是一片自行车的海洋,很少有汽车,都是些很旧的汽车。今天的中国到处是汽车的海洋。有意思的是,天安门广场今天全是人,那时候没那么多人,故宫博物院也是。衣着上,人人都穿一样的灰色衣服,如今尤其是年轻人的衣着已经非常国际化了。这种改变真的让人难以置信!”

2006年,施达毓还没有加入迅达电梯公司,担任开利公司亚洲区域总经理的他多次来中国出差,2010年他被派遣到中国任职,从此便留在这里。2007年他还带着父母一起来过这里。“我再次从我父亲那里听到他1971年在上海人民广场、北京故宫博物院见到的场景,而我自己也将所见所闻与小时候见到的照片相比,真的是两个不同的世界。”施达毓笑看着记者说。

他评价说,中国过去40年的发展,如果没有改革开放是不可能的。“我认为一路走来,有起起伏伏和挑战,但中国政府战胜了这些困难,让我印象深刻。他们做出了一些艰难的决定,但还是坚持走下来了。”

在施达毓看来,随着气候变化,如今中国正将注意力从单纯注重经济增长上转移。就制造业来说,他指出,拓展更高端的科技、更高附加值的产品是中国企业唯一的出路。“因为随着生活水平提高,成本也提高了,所以为了保持竞争力,必须有更好的质量、更先进的技术、更高的产品附加值,在这方面进行投资。从纯粹的基础设施、低附加值的制造业转变为高科技、更多研发、更加创新的制造业是正确的做法。这一现象如今在中国很普遍。”

施达毓寄语中国改革开放

施达毓寄语中国改革开放

他特别写下对于中国深化改革开放的期待,称赞中国将持续成为全球增长的引擎,创新与科技的发展不仅惠及中国自身也将造福全世界。

下一篇:没有资料
© Copyright 2018-2023 JSBSDT  版权所有   苏ICP备18026411号-1   |  网站地图  |  RSS订阅